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智利华人信息网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046|回复: 0

智利绝对不应屈服于敲诈勒索——否则将万劫不复!

[复制链接]

1643

主题

1655

帖子

644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441
发表于 2019-11-8 12:2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屈服于敲诈勒索,可能在短期内换取一些“社会和平”,但从长期来看,这种作法无异于抱薪救火,将破坏智利繁荣的基础。


智利不应屈服于敲诈勒索
——智利“废青”以不平等作为其暴行的理由
❦文 / 伊万·卡里诺、马里安·图皮


在任何正常国家,如果劫犯被捕,他会被送上法庭。在这种情况下,他可以试着自我辩护说:我之所以犯下盗抢,是因为我“什么都没有”,而她“却拥有很多”。

可是,在一个制度健全的国家,强盗会被判刑,不管动机如何,都一样会受到惩罚。本周四,智利总统宣布了“反蒙面法”和“反路障”法案,希望可以抑制抢砸烧。这对每个人都有好处。在“微观”层面上,抢劫都是一种犯罪,不可辩护,暴力必须受到严惩。这是任何文明社会的基本支柱。

有趣的是,当一些类似情况发生在“宏观”层面时,反应是不一样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现实中智利正在发生的事情,往往被人用“不平等”的絮叨来解释。智利总统皮涅拉还被扣上了“反人类”的骂名,天理何在!

智利有严重不平等吗?
在这个南美国家,一场最初反对圣地亚哥地铁票高峰期票价涨价(由800智利比索涨至830比索,涨幅约合人民币3毛5分钱)的抗议活动,最近几天演变成了一场城市骚乱,出现了大规模示威、野蛮破坏、几千人被拘留,甚至出现死亡事件。

面对明显的犯罪和抢劫事件,皮涅拉政府下令“进入紧急状态”。

显然,这个问题不只是地铁车票的问题,有几个抗议团体,把暴力根源归咎于经济不平等。人们常说,智利事实上是个“经济增长迅速”的国家,但“如果增长分布不均匀”,光有增长还是不足够的。这一观点值得深入分析。

首先,必须说智利不是“社会平等的天堂”,但也不是地狱。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就平等而言,智利在美洲排名第8,低于加拿大、阿根廷、乌拉圭和美国。

然而,它的排名也要高于墨西哥、巴拉圭、哥伦比亚或巴西。那么,为什么不平等只是在智利引起了报社和地铁站的纵火,而不是在巴拉圭和哥伦比亚?
另一个相关问题是,近几十年来(特别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不平等水平一直在下降,而且智利是整个经合组织中社会流动性最强的国家。

也就是说,在智利,与在墨西哥甚至德国相比,人们更容易摆脱贫困。这可能和过去30年的低通胀率、低失业率的辉煌经济增长记录有关。

如何从一贫如洗走向经济辉煌?
不太久前,智利还一直是贫穷的拉美国家之一。例如,在1950年,它的人均年收入仅为拉美最富裕国家委内瑞拉的38%。事情原委是这样的:

1970年11月,受卡斯特罗激励的阿连德被选为智利第30任总统。

他开始实行工业国有化和农地集体化,这导致了物资短缺和大规模抗议。通胀率升至600%,贫困率升至50%。议会敦促阿连德停止这种做法,最高法院则宣布他的行为违宪。

阿连德对两者都不予理睬。1973年,议会要求军方恢复宪法秩序,而军方通过轰炸总统府,实现了这一目标。阿连德选择了自杀。

如今,阿连德死后统治智利的军政府领导人皮诺切特将军表情严峻的黑白照片,勾起了人们对随后发生的侵犯人权事件的回忆。然而,将1200至3200名反对者的遇害,和皮诺切特进行的经济改革区分开来,是可以做得到的。

前者是不可原谅的。后者是有益的,它使智利成为拉丁美洲最富裕的国家。对比起来,给予经济自由的独裁政权,对普通人生活的控制,明显要少于保持经济控制的独裁政权。

进入20世纪80年代,反皮诺切特的声势越来越浩大。将军在1988年延长任期的全民公决中失败。他于1990年放弃了权力。一届又一届政府坚持着皮诺切特时期引入的自由市场改革,国家繁荣昌盛:

★ 从1974年到2016年,人均GDP 增长了230%。而这个指标在委内瑞拉萎缩了20%。

☆ 2016年,智利人平均比委内瑞拉人富51%。智利失业率为6%。在委内瑞拉,这一指标为17%。智利通胀率为3%,委内瑞拉为487%。

★ 2016年,智利经济增长2.7%。委内瑞拉萎缩了10%。智利债务占其GDP比重为17%。委内瑞拉是50%。

☆ 1974年,委内瑞拉的预期寿命(66岁)比智利(65岁)多1岁。2015年,智利人均预期寿命(82岁)比委内瑞拉人均寿命(74岁)多8岁。

极左思潮何以兴起?
然而,如今在它最不可能出现的地方——智利,极左思潮却异常地活跃。智利是经济市场化改革的典型代表,它正在经历公有制思潮的复兴。为什么?

智利极左政党仅次于古巴,是拉丁美洲第二大激进势力。它并不特别受到欢迎——在上次选举中只获得了5%的选票——但善于把支持者充分动员起来。

此外,智利媒体非常左倾,其报道给人的印象是,智利的不满情绪比实际情况要大得多。在自由市场社会中长大的这一代年轻人,不记得阿连德时代的惨痛失败。

他们像在西欧国家那样,大声疾呼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却没有意识到智利仍然是个发展中国家。7%的人口依旧生活在贫困中,国家需要关注增长而不是再分配,从长远来看,高税收和高支出会降低经济增长率。

左翼从未接受过经济发展的“智利模式”,因为这是皮诺切特强加给他们的,在他们眼中,这是不合法的,它是否起到作用并不重要。智利宪法也如此,左翼正试图改写它;而半私立的教育系统,则是左翼想要国有化的。

小政府、大社会的支持者也不是无可指责的。他们认为观念之战已经结束,并认为智利模式的积极成果,将替自身说明一切,从而认为没必要再为之辩护。此外,中间偏右政党被迫屈服了;无论谁为“智利模式”辩护,都会被认为是皮诺切特的同情者。

屈服于非法暴力无异于抱薪救火
最关键一点,在于认识到,不平等是一回事,暴力是另外一回事。即使智利是美洲最不平等的国家,这也不该成为暴力的理由。事实上,这样做意味着向敲诈勒索屈服。

不幸的是,那些要求世界更平等的人恰恰就是如此行事的。他们告诉我们国家必须对抗不平等(向富人收取更多的税,好给穷人提供更多的福利),以维持一定程度的“社会和平”。然后,他们以智利或任何符合其意图的国家为例,证明他们的建议是正确的。

另一方面,一旦再分配政府有效深化了强制再分配,何时才算足够?应该多征收多少税?应该多花掉多少钱?

为了让社会中最富生产力者屈服于最乏生产力者,以防止后者终止“社会和平”,还需要拿出多少钱?

对于那些声称永不满足的人,要拿他们怎么办呢?

不平等不是非法暴力的借口,也不应成为各国再分配更多收入的借口。(当然,我说的是“更多”,因为所有这些面临抗议的国家,都已经有了广泛的社会计划。)事实上,强化通往这一计划的路径,不仅会导致更不公平的局面,还会导致经济陷入贫困。

结论
尽管皮诺切特犯下了种种罪行,智利还是成功了。委内瑞拉就不是这样,更不用说古巴了。智利,一个小国,在世界舞台上,只是陪衬的角色,却能够产生稳定增长的宏观经济,使其人均GDP自1980年以来增长了2倍之多,贫困率从1987年的53%减少到了2017年的6.4%。

但要当心的是:屈服于敲诈勒索,可能在短期内换取一些“社会和平”,但从长期来看,这种作法将破坏智利繁荣的基础,就像它在委内瑞拉、阿根廷和厄瓜多尔已经造成的后果那样。

如果仅仅因为引领该国走上自由繁荣之路的政权,一度有着残酷的性质,就宁可让智利重新遭受苦难,那将是一种奇耻大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智利华人信息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